在线投稿|RSS订阅|TAG标签|
1.76复古传奇网站,合击私服发布网,刚开网通传奇私服,散人传奇1.76
热搜词:
1.76精品复古发布网因为啥事儿? 中央和两个省给这个市补偿30亿
更新时间:2017-10-27 23:1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阅读次数:

  原标题:因为啥事儿?中央和两个省财政给这个市补偿30亿

  “湖经洞庭阔,江入新安清。”无论是安徽黄山人,还是浙江杭州人,都对新安江怀有特殊的情感。

  新安江安徽段年平均出境水量达60多亿立方米,占千岛湖年均入库水量60%以上,千岛湖的水质,很大程度上被上游的“邻居”所决定。

  2012年,财政部和环保部牵头,皖浙两省共同推进,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正式实施——这是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的生态补偿机制试点,首轮试点为期3年。2014年10月,财政部、环保部下发《关于明确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补偿试点接续支持政策并下达2015年试点补助资金的通知》,第二轮试点工作续期。

  时近2017年底,第二轮试点接近尾声,成效如何,来日何去何从,不妨跟着记者去看看。

安徽歙县新安江畔的渔梁坝。  小  林摄

安徽歙县新安江畔的渔梁坝。  小  林摄

  以水质“约法”用智慧反哺母亲河

  生态补偿怎么补?

  皖浙两省环保监测人员每月都会到新安江安徽、浙江交界的街口断面,共同提取水样,再分别带回进行高锰酸盐指数、总磷、氨氮等4个水体指标的检测,这个结果,就是直接关系亿元资金走向的关键因素了。

  首轮试点3年,每年5亿元补偿资金额,中央财政出3亿元,安徽、浙江两省各出1亿元,标准非常简单,年度水质达到考核标准(P≤1),浙江拨付给安徽1亿元;水质达不到考核标准(P>1),安徽拨付给浙江1亿元;不论上述何种情况,中央财政3亿元全部拨付给安徽。

  自2012年试点开始以来,新安江流域每年的总体水质都为优,跨省界街口断面水质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二类,连年达到补偿条件。如此,第一轮试点期,安徽顺利拿到了15亿元补偿款。第二轮试点三年补偿资金提高到21亿元,中央资金三年仍为9亿元,按4亿、3亿、2亿退坡的方式补助,两省每年各增至2亿元;2015年和2016年,皖浙两省断面水质检测全面合格,安徽省再次顺利拿到补偿金。五年来,黄山市从试点工作中共拿到补偿资金30.2亿元。

  生态补偿换回山水画廊

  若不是为保一江新安清水拆了网箱,安徽歙县街口村的村民汪文金每年靠承包的1万多平方米的水产养殖能有近20万元的收入。为了新安江,汪文金现在却只能屈身到上游的深渡镇给旅游公司开起了游船,每月到手工资1600元,情况若好些还能有两三百元的提成,可知他曾是歙县第一水产养殖大户。

  同村村民姚少明运气好些,在两省交界处开起了农家乐,能吃能住,名为“怡鲜居”。每年旺季,农家乐一屋难求,吃饭都得排队。

  杭州淳安县大墅镇地处千岛湖畔,150公里的环湖绿道穿境而过,千亩白茶林、竹海林绿浪翻滚,蔚为壮观。这里依山傍水,处处可见山间清澈的小溪水“哗哗”流过。留恋这一湖清水不愿归去的人,会就地在湖边择一户农家乐住下。每逢周末,浙苏沪皖打头的车总是将这些农家乐的院子停满。绿水绕青山,好生态正为江畔百姓带来金山银山。

  以前的新安江,雨季水一涨,上游来的垃圾怎么也捞不完;水一退,蔚为壮观的“万国旗”景观赫然眼前,树枝树杈挂满五颜六色的塑料袋、食品外包装。黄山市新安江流域生态建设保护局局长聂伟平对这些景象印象深刻;拆掉了网箱,新安江面清风徐徐、碧波荡漾,山清水秀的乡村美景令人赏心悦目,一度绝迹的野生石斑鱼也能在新安江及其支流中觅见踪影。

安徽黄山新安江两岸,油菜花依次绽放。  施广德摄

安徽黄山新安江两岸,油菜花依次绽放。  施广德摄

  美景背后是满满的决心

  青山绿水人家,小桥翠竹鱼虾,新安江畔重现的美景和漂亮的水质数据背后,有皖浙两省壮士断腕的决心——

  在黄山市,为一条江,专设新安江流域生态建设保护局,各区县配套设立新保局或新保办,全国鲜有;6379只网箱被拆除,37.2万平方米养殖面积、近4000万元产值退养;170多家污染企业关停淘汰,90多家工业企业整体搬入循环经济园;98个采砂场被取缔,新建生态公益林535万亩,退耕还林107.21万亩。

  在杭州,为保新安江千岛湖水质,淳安县、建德市两地关闭库内区域所有的造纸、农药、化肥、印染、制革、医药化工等重污染企业;2016年,淳安县域内88条河长制河道,53条达到河流Ⅰ类,其余35条达到河流Ⅱ类标准。

  执行最严格生态环境和水资源管理制度的黄山市更是牺牲巨大。“我们对工业和项目建设严格准入,一方面企业关停并转,另一方面不新上一个‘两高’项目,几年来放弃了数百亿元的投资机会。”黄山市委书记任泽锋介绍。      

  饿着肚子哪能守护青山绿水

  拆了网箱,街口村民每年共少了300多万元的收入,这也拆了村民生计的主要来源,新安江畔诸多同样拆了网箱的地方也是这样。

  浙江省淳安县威坪镇窄山是和街口村一线之隔的“邻居”,两个村子却是“同饮一江水,冰火两重天”。无论是各类补偿还是社会保障,窄山村都要优越于街口,村民的日子宽松不少。原因简单,浙江经济发达,窄山村姓“浙”。村民生活水平差距明显,而且差距还在拉大,拆了网箱的街口村民心理上自然有些不平衡。

  沿新安江顺流而下,GDP水涨船高。2016年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全年GDP77.3亿元、歙县143.01亿元;下游的杭州市淳安县,虽在浙江属欠发达地区,GDP依然达232.85亿,再到建德,已达345.26亿元。

  新安江综合治理、城乡污水治理、农村垃圾与河道整治等一批项目,黄山市已累计花了109亿元,从试点工作中拿到补偿资金只有30.2亿元。

  浙江淳安实际上在资金方面也面临着相似的难题。“为保护千岛湖实施了大规模产业关停整治,影响到县里内生性财力增长,我们县级财力也十分薄弱。”淳安县财政局有关负责人建议,将淳安县一并列入中央财政的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。  

  呼唤市场化、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

  补偿够不够,拿什么作为补偿额度依据?

  下一步的试点,聂伟平认为应探索开展水权交易,逐步用市场化办法解决生态保护资金投入来源,建立水资源产权登记制度。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标签:
阅读本文的网友还阅读过下面的文章>>>
Copyright © 2017-2018 www.wildstartips.com. 1.76复古传奇网站 版权所有